家庭贫困的孤独症儿童可以申请基金资助啦!相当于每月节省1000元的学费,特别感谢市妇联对孤独症儿童的爱心帮助。
      详细申请办法请咨询:0315-7653888
<查看更多关于爱心基金的信息>

免费评估
家长可带您的宝宝到学校进行免费的测评,对宝宝有个全面的了解   

请给自闭症儿童一个爱的拥抱
2017-03-02 08:51:03   来源:河北唐山世纪星自闭症儿童干预训练学校    点击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唐山世纪星自闭症儿童干预训练学校     高娜

        这是11岁的琦琦第三次被“赶”出校门了。
        他并没有逃课打架或是在升旗仪式上调皮捣蛋。事实上,中小学“开除学籍”的处分早在10年前就被教育主管部门取消了。
        这个小男孩只是有点儿与众不同,他不太会说话,有时会自己跑出课堂,有时又会忽然把书扔掉。他就是人们所说的“星星的孩子”,医学上称之为“自闭症”。正是这3个字扎痛了其他同学家长的神经,琦琦被学校劝退了。    

        那张课桌,他只拥有了一个星期。但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纪录了。3岁时,他只在幼儿园里待了一个上午。6岁再次入托时,老师“忍”了他3天。天空能容纳放射独特光芒的星星,但在一群讲文明懂礼貌的孩子中间,一个经常尿湿裤子、会在午休时叫喊的孩子会立刻引起成年人的警惕,成为他们眼中的异类。
        琦琦其实算不上“异类”——中国自闭症患儿数量达164万人。全球自闭症患者超过6700万人。
        2014年的4月2日是第7个“世界自闭症日”,蓝色灯光在全世界数千座地标性建筑上亮起。广州“小蛮腰”、上海“东方明珠”乃至武汉黄鹤楼都没有错过这个展现国际范儿的时刻。几乎每个城市的电台女主播都用甜美的嗓音为“星星的孩子”祝福,“关爱星星”读诗会、“星星最美”歌咏比赛、“星爸星妈”亲子活动热闹开锣。人们谈论着自闭症,像谈论感冒一样平常,这一天,好像无数架天文望远镜同时对准了这些天空中独自闪烁的孤单星球,人们一边“观测”,一边唏嘘,抛洒爱心和眼泪。然后当这一天过去,蓝灯熄灭了,活动结束了,“追星者”四散了,望远镜收藏了。
        现实的情况是:因为经济拮据,在经历8次搬迁后,杭州一所支撑了11年的自闭症儿童学校面临关停。创办者想把它无偿交给政府,却没有收到任何答复。
        现实的情况是:因为没人照顾,也没法入学,西安的一位父亲不得不在开电动三轮车拉活儿时,用布条把患有自闭症的儿子绑在车上。
        现实的情况是:因为邻居无法接受,3年内,南京的一位母亲带着一对自闭症双胞胎搬了3次家。
        望远镜里能看见的,是他们生命的光。望远镜里看不见的,是他们生命周遭的黑暗——孤独、无助、饱受歧视、希望微茫。一年一度的关注无法解决绵延一生的困境,在中国只有不到10%的自闭症儿童接受过正常教育,每年只有两万名患儿能得到国家财政的补贴。他们需要的,不是望远镜,而是近距离的接触、了解与关爱,是社会这个大家庭真正的接纳,可以平等享受受教育的资格,拥有平等享用社会资源的权利。
        你可以像接受人没有翅膀那样,接受他们的沉默,也可以像游说异见者那样,尝试对他们喋喋不休。请撤掉您的望远镜,在足够近的地方,看一看这些孩子,请您尝试着伸出手臂给星星的孩子一个爱的拥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