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贫困的孤独症儿童可以申请基金资助啦!相当于每月节省1000元的学费,特别感谢市妇联对孤独症儿童的爱心帮助。
      详细申请办法请咨询:0315-7653888
<查看更多关于爱心基金的信息>

免费评估
家长可带您的宝宝到学校进行免费的测评,对宝宝有个全面的了解   

星儿的故事——大春
2016-11-09 09:22:38   来源:河北唐山世纪星自闭症儿童干预训练学校    点击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唐山世纪星自闭症儿童干预训练学校   谢艳丽

        他有一双大大的眼睛,水汪汪的,很是可爱。只是眼神中透露出一种茫然,一种不知所措,那种不知所措带出的惊恐让人看了有些心疼。这是大春给我的第一印象,虽然大春已经离园了,但是我仍然记得初见他时的情景。

       大春是姥爷和妈妈带着来的,那是3月份,天气还有些寒冷,瘦瘦的大春躲在厚重的棉衣里看到我一直在往后躲,眼神无处躲藏,真的让人心疼。大春已经8岁了,一直在家里耽搁着,没有语言,没有指令,没有模仿,没有眼神,什么都没有,就像是一张白纸等我来给他涂上绚烂的颜色。

       刚到个训教室大春是惶恐的,这么大没有离开过亲人,那种不安全感是对的,而我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,我找出我所有的玩具递给他,但是他都不要,当我想要和他做些小游戏的时候他推开了我,原来他不喜欢别人触碰他,最后我拿出好多鱼,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喜悦,是的,就这样慢慢的他接受了我。

       每天的训练很枯燥,重复而单一,在练习发a音的时候我记得持续了一个月,当我都想放弃的时候大春突然有一天对我说了a,那种喜悦我想是所有特教老师都能明白的。当我们的孩子真的发出声音的时候再多的苦也都值得。

        自从大春可以发“a”音,我就开始乘胜追击,每天给他做口腔按摩,捏嘴唇,并且每天在课上抽出5分钟的时间读卡片,我知道他不会读不会说,但是我就是想每天读给他。我想他某一天一定会和我一起读的,这种信念一直支持着我。

        因为大春的年龄早已过了语言敏感期,我们的发音训练任重而道远。在学说“ma”音的时候又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和学说a一样,每天都在做相同的事情,每次都不能说出来,那段时间真的特别煎熬,但我依旧相信他,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。依然记得是个加课的周六下午,天气闷热的难受,当我们又开始练习发音的时候,我依然重重的夸张的说出“ma”音,第一次没有回应,第五次没有回应,当我低头记录的时候,一个弱弱的“ma”从大春的嘴巴里说了出来,我猛的抬头看着他,突然他对我笑了笑,我再次重复一遍“妈妈”,大春真的对我说“妈妈”。那一刻,所有的坚持都化作喜悦的泪水,透过泪花迎着大春泛着笑意的眼睛,我冲上去给了大春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,你是最棒的!我一直这样认为。

        此后每天的训练项目中对语言训练投入了更多的时间,同时大动作模仿,精细模仿也持续在做,模仿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是很重要的一项技能,尤其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,没有模仿对发音来说会更加困难。于是每天我和大春做的就是模仿,读卡片,听指令,发音练习······

        日子就在我们坚持不懈中从春到夏,转眼大春来世纪星已经半年了,从起初只顾自己在角落里一眼不眨的盯着手里的碎纸片,到如今见到老师会略显羞涩的问候一声:“老师早上好!”我知道我的大春从最初的一张白纸俨然已变成了一副绚丽的图画。还记得姥爷带着大春来到世纪星对我说的“我就是想听见大春能叫我一声姥爷。”如今的大春已回到了自己的家乡,我似乎能看到大春喊着“姥爷” 依偎在姥爷温暖的怀里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