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庭贫困的孤独症儿童可以申请基金资助啦!相当于每月节省1000元的学费,特别感谢市妇联对孤独症儿童的爱心帮助。
      详细申请办法请咨询:0315-7653888
<查看更多关于爱心基金的信息>

免费评估
家长可带您的宝宝到学校进行免费的测评,对宝宝有个全面的了解   

我和自闭症儿童的故事
2015-11-04 08:31:49   来源:河北唐山世纪星自闭症康复学校    点击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唐山世纪星自闭症儿童康复学校  朱迎春

        我是一名自闭症训练师,每天给孩子们上课,所以他们叫我们老师。自从2008年有了第一个世界自闭症日之后,“自闭症”这一词,已经渐渐的被大家所熟知。但是大部分人还停留在,自闭症就是不与人沟通,不会表达。这些意思的层面上。我管这些自闭症的小朋友叫天使。

        \

        有一次,机构内的老师请假,让我帮他代几天课。我欣然答应了。虽说都是自闭症儿童,但他们每一个都是独立的个体。代课的这个班级,他们的能力较好。有主动的语言表达能力,并且能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感,也能听懂一些日常生活中的指令。这个班上有3个小朋友,都是小男孩。我在这里给他们编一个号,小A,小B,小C。课上的内容很简单。但大部分小朋友都是看着我手里的吃的,积极在响应我。其中有一个小朋友只吃薯片,他就是小C,可是薯片已经吃完了。这个时候,我就问大家“谁想吃小小酥?”另外两个小朋友很快的回应我“我想吃”。然后小C就大眼睛瞅瞅我,对我说“吃薯片”。我对他说“薯片已经没有了。”然后他就看着另外两个小朋友津津有味的吃着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来给大家发好吃的。结果这一次很让我惊讶。再我给另外两个小朋友吃的小小酥的时候。小C看着两个小朋友吃的太好吃了,他着急了,结果他抓着小小酥的袋子就说“吃小小酥”。我说“哇,太好了,你想吃小小酥,给。”结果,他发现小小酥原来也很好吃。又跟我要了好几次。

        从上面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,小C在观察,并在挑战自己。从不吃,到吃一个,最后强烈要求我给他。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。一个很好的互动。

我继续给大家讲。

        这一堂课结束了,我要赶着去给另外一个班级上课,可是迟迟不见交接的老师过来,我故意表现出焦急的表情。“柳老师怎么还不来?”我以为我说出后会得到回应,结果没人搭理我。然后我又卖力的表现出特别着急的样子说,“柳老师怎么还不来?”,这个时候有小朋友注意到我了,但只有一个小朋友给我回应,那就是小A,小A就说“臭柳老师。”我一听,嗯?这个孩子怎么了,后来我联想到我之前的表现。他肯定是看出来了,只不过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,所以就说了一句不适宜的话。然后我就说“你是不是想说‘柳老师快点来吧!’”小A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  我们都知道自闭症儿童缺乏的就是社交沟通的技能。甚至有一些情感他们是表达也表现不出来的。甚至会有一些这样、那样的行为问题。所以不被社会所接纳。我希望的是大家多去了解一下他们,多去关注一下他们。也许他们和你们想象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呢?